【黄庭寿】愿做一枝艾
2018/6/9 22:22:20 来源:广元日报 编辑:石雪芹
   分享到: 博彩游戏机

愿做一枝艾

    黄庭寿

    年少时,我曾经做过很多侠客梦。在快意恩仇的江湖里,侠客办完一张大票,不去吹牛显摆,赢得生前身后名,而是一个华丽转身,拂衣而去,功成不居,韬光养晦。这是何等的洒脱!“新丰美酒斗十千,咸阳游侠多少年。相逢意气为君饮,系马高楼垂柳边。”美酒的香气四处飘散,年少多金的少年游侠聚集在高楼痛饮,杯酒之间意气相倾,垂柳依依骏马嘶鸣。这是何等的奔放不羁!待阅读金庸、梁羽生了,又窥见一片浩大的江湖。记得读初中时,从同学那里借来《萍踪侠影录》,花了两个晚上,硬是藏在被窝里,打着手电看完了这本武侠小说。张丹枫的形象从此刻进脑海里,以至于接触到“霜叶红于二月花”的霜叶,都感觉没有张丹枫红得鲜艳、红得夺目。

    人到中年,碰了很多钉子,上过若干憨当,头脑中的武器库终于被渐渐清空。像张良的博浪椎,张飞的丈八蛇矛,程咬金的夹钢板斧,蒋平的分水峨眉刺,都是令人神往的奇门兵器。但放现在,很明显是管制刀具,不能随身携带了。至于飞檐走壁、奇门遁甲之类的“绝活”,基本肯定就是花活,为表述准确起见,前面须加“传说中的”四字定语。

    心中的侠客渐渐消隐的时候,眼中的“侠客”变得鲜活起来。这就是艾草。

    五月的原野,草木葱茏。一阵热风吹过,空气里传来一股焦香味,那是艾草发出的。它身材精瘦,着一袭翠袍,执一柄三尖两刃刀(艾草叶片略呈三角形,前缘有三尖,像三尖两刃刀的形状)。田埂上、地沟里、悬崖下,这儿一丛、那儿一簇,随时都能看到艾草的身影。在一众原野植物里,艾草的身姿是轻盈的,但轻盈里带着一种出奇的稳定。别的什么草,如青蒿,如稗草,如过路黄,如小柴胡,都极易折断。艾草茎杆略带菱形,纤维很粗,因而特别有韧劲,不太容易折腰。艾草身体里能发出一种特殊的气味,能远蚊蚋、避蛇虫,其凛然不犯之态,与侠客仿佛。

    这样说来,把小小的一枝艾草说得神乎其技了,其实不然。《本草载》:“艾叶能灸百病。”《本草纲目》载:“艾以叶入药,性温、味苦、无毒,纯阳之性,通十二经,具回阳、理气血、逐湿寒、止血安胎等功效。”看到了没?艾草能入药。这个不稀奇,“百草皆为药”,但艾草多了一件“宝物”:纯阳之性。纯阳者,阳气纯粹之谓也。万物负阴而抱阳,能呈纯阳之性,凝纯阳之体者几稀。在植物界,能练成纯阳之性的,不是千年灵芝,不是铁皮石斛,不是冬虫夏草,不是何首乌、淫羊藿之类,而是艾草。在乡野,在我们眼皮底下,居然有这么一位古道热肠的“侠客”,能展妙手回春之技,而我们往往舍近求远,去搜求所谓的灵丹妙药,想想都令人脸红。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,能自信满满把姓名往“纯阳”上靠近,又能众望所归的,不过数人而已:王重阳算一个,他老人家为全真派开山祖师,天下五绝之首的“中神通”,具绝代天姿,负旷世武学,允称天下独步;吕洞宾(号纯阳)算一个,原为儒生,后遇火龙真人传授剑术,丹基既筑,遂趋化境,跻身八仙之列;王阳明算一个,风雨大作之后,龙场悟道得天眼通,打开了“知行合一”的心学之门。这个你不服不行,别人在练童子功的时候,你不得要领,已经岔了气,就差没走火入魔了,所以只有羡慕的份。

    话题扯远了,还是回到艾草上来。艾草这么厉害,但却没有丝毫的名利之心,它不进入庙堂,而是一头扎入草野。艾草进入寻常百姓家,其年代之久远,远远超过泛黄族谱的源流、谱系。艾叶作施灸材料,有通经活络,祛除阴寒,消肿散结,回阳救逆之功效,故又被称为“医草”。从古至今,每到端午之际,人们常在门前挂艾草,一来用于避邪,二来用于驱赶蚊虫。在漫长的农耕岁月里,艾草已经厕身于农舍,成为与六畜相提并论的“家庭成员”,说是“家草”,恐不为过。同时,艾草可作“艾叶茶”“艾叶汤”“艾叶粥”等食谱,南方传统食品中,有一种用艾草为主要原料制作的糍粑,颜色青绿,瓷实香糯,是一道名特小吃。因此,艾草还是实实在在的“食草”。

    夜阑人静时分,点燃一支艾柱,艾的焦香味迂回流荡,批亢捣虚,弥散在每一个角落。香气厚重,有如匹练,在屋子中央缓歌曼舞;香气纯粹,不与任何香精和光同尘;香气绵长,那种不绝如缕的气息,如水银泻地,漫进鼻孔里,浸进骨子里。只要进入艾香的气场,除了静静地享受,你别无选择,也无从逃避。

    愿做一枝艾,与农人为伍,与山野为邻。